武汉宝宝代孕网
选择我们,没有遗憾
服务项目
图文展示
代孕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代孕公司 >
不遵指令恶意自动跳转?消费者诉携程欺诈因无
来源:http://www.yaokoudai.com.cn  日期:2019-08-22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陈琼珂 ?通讯员 王夏迎

  “我本想预订800元一晚的酒店,携程的网页却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动跳转,强制预订了总价6400元的高级套房,导致信用卡内5000元担保金被扣取!”

  消费者郑先生认为携程构成欺诈,起诉至上海长宁法院,要求被告支付担保金及担保金的三倍赔偿金、差旅费、律师费等共计近3万元。然而对于自己的主张,郑先生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19日,长宁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除退还5000元担保金之外,郑先生的其他诉请均被驳回。

  携程偷偷让人预订总统套房?

  2015年10月17日,原告郑先生出差至上海,通过携程网手机客户端预订了上海某大饭店当天的客房一间,入住时间两晚。

  郑先生称,自己在操作时,手机预订页面显示房价为每晚800多元,于是他就填写了预订信息,并提供信用卡预授权作为入住担保,但提交订单以后,携程网发送的短信却告知他预订的是“高级套房,1间2晚,总价6400元”。郑先生当即与酒店方面以及携程网客服联系,表示不入住该套房,并随后到其他酒店入住。

  10月30日,郑先生发现自己信用卡内5000元担保金被扣划,他便认为携程公司涉嫌欺诈,通过手机信息界面自动跳转,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企图强行迫使他入住“高级套房”,以攫取高额佣金,所以他将酒店方与携程公司一并起诉至长宁法院,要求酒店归还5000元担保金,要求两被告共同支付以5000元为本金的利息,并支付律师费3000元、差旅费5000元和担保金的三倍赔偿金15000元。

  携程公司对此则予以坚决否认,称预订页面自动跳转是不可能发生的。通过演示携程网手机客户端操作预订,可以发现每个预订步骤都显示房型及房价,并且原告在填写信用卡担保信息时,也会显示担保金额为5000元等信息,原告不可能在想要预订800多元/晚的房间时,经过上述多个步骤仍然未能发现其提交的订单是3200元/晚的高级套房。

  两被告同意退还郑先生担保金5000元,但认为郑先生主张的其他损失不应归咎于被告方,所以不予同意。

  法院审核预订流程未现异常

  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携程公司在为原告郑先生预订酒店客房的过程中,是否遵从其指令,也就是“上海某大饭店高级套房”是否系被告方在郑先生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预订的?

  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然而在本案中,原告对于他所主张的携程网手机客户端页面在操作预订过程中自动跳转、违背其指令生成了高级套房订单的情形,不能提供任何证据加以证实。

  法院也充分注意到,郑先生作为消费者一方,对此进行举证具有较高难度。基于公平及诚实信用原则,法院对携程旅行网手机客户端预订“上海裕景大饭店”的过程进行了审核。

  经审核发现,手机客户端中,该酒店首页各房型价格以列表方式逐一陈列,并有独立的预订按钮,在点击相应房型填写入住人等信息时,订单尾部同样载明订单金额,嗣后的担保页面也在显著位置载明了应付担保费总金额。因此,原告郑先生在提交订单之前,有多次机会可以核对房型及订单金额。根据一般常理,在订单主要信息出错的情况下,预订人应能及时发觉并拒绝确认进入下一步骤。

  故长宁法院认为,原告郑先生提出的“携程公司涉嫌欺诈”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难以采信。由于两被告同意退还郑先生5000元担保金,长宁法院对此予以准许,郑先生的其他诉讼请求均被驳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周寅杰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陈琼珂

  淘宝上的商品几乎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然而,淘宝虽万能,但有些销售行为却万万不能。日前,宝山区检察院日前对一起网上售卖假药案提起公诉。淘宝店主小美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进口药品注册证书等相关许可的情况下,在网上销售从境外购入的药品,被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经营罪移送审查起诉。

  日本感冒药在我国算“假药”

  小美于2013年在网上注册成立了一家淘宝店,开始正式做起了淘宝生意。2014上半年起,小美为牟利,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进口药品注册证书的情况下,通过开设的淘宝店,销售从境外非法购入的PURE学生儿童止痛药、PURE生理止痛药、EVE止痛药、大正制药感冒综合药、KOWA胃药、日本产防晕车药、日本产鼻炎药等药品。经审查,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47,000余元。2015年3月12日民警抓获小美,并当场查获尚未销售的大正制药儿童防晕车药、NORSHIN PURE止痛药、EVE止痛药等药品(共计价值人民币8124元)。

  后经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宝山分局出具的《复函》证实,涉案儿童防晕车药、学生儿童感冒药、感冒综合药、头疼药物、止生理疼等药物已具有药品特征,在我国境内经营应按药品管理,若上述产品未经批准生产、进口,依据《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应按假药论处。本案中,据相关证据证实,犯罪嫌疑人小美已经构成销售假药罪。

  同时,嫌疑人小美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进口药品注册证书的情况下,擅自销售日本产药品,经营数额为5.5万余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经触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构成非法经营罪。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实施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犯罪,同时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侵犯知识产权、非法经营、非法行医、非法采供血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检察机关认为,比对上述两罪的法定刑,依照销售假药罪对小美应判处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而依照非法经营罪则应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后者处罚较重。据此,检察机关以非法经营罪对小美提起公诉。

  销售海淘代购药现象值得重视

  与小美类似,不少人瞄上了销售外国药品的“商机”。甘某原系上海某食品公司员工,后来自己在淘宝网上开了一家进口食品网店。2013年5月起,甘某通过自己经营的淘宝网店,擅自销售未取得进口药品注册证书的“卧佛牌”泰国青草药膏,销售金额共计7000余元。

  据称,这种薄荷味的青色药膏对伤风感冒、风湿肿痛、蚊叮虫咬、伤风咳嗽、中风等病症有较好疗效。然而,这种药膏却并未获得相关部门的进口批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 的有关规定,该泰国青草药膏属于按假药论处的药品。2013年10月,甘某在本市航华三村的暂住处被抓获。公安人员当场查获未及销售的“卧佛牌”泰国青草药膏62瓶。他在本案审理期间逃脱后又被抓回。法院认为,甘某的行为已构成销售假药罪,应予处罚,依法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

  2013年至2015年,上海一中院审理的14起涉假药案件中,3件案件涉及被告人通过网店擅自销售未取得我国进口药品注册证书和药品批准文号的海外代购药物。此类所谓代购的“假药”其实在所在国家是合法真药,这类药物在国外合法公开销售,并具有较好疗效,在国内存在一定需求。但对于药品,国家在法律上有着严格的监管要求,“假药”的情形认定相对“绝对化”:未经批准生产、进口销售的药品,均为“假药”。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进口,须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组织审查,经审查确认符合质量标准、安全有效的,方可批准进口,并发给进口药品注册证书;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或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实际上,此前有多起代购海外特效药被判刑的案例。2014年11月,南京一家知名通讯公司的硕士夫妇,利用公司派驻他们在印度的便利,从印度代购了大批量的易瑞沙、特罗凯、格列卫等抗癌药,然后在淘宝上出售,后被警方抓获。

  不过,有的外国药品的成分确实存在问题。例如,一款名为“泰国YANHEE(燕嬉)”的减肥药曾在网上大做广告,但是其中含有中国禁止生产销售使用的西布曲明成分,且未经批准进口,不法分子在网上非法销售。

  医药专家指出,不要轻信有什么特效药。如果要网上购药,可选择那些通过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认证的网站,它们具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消费者可以进行核查。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